笔趣阁 > 春木秋殇 > 第十六章 伯劳德

  “看来是留不得了!”
  神秘人自语,手里把玩着王珏的匕首。与之前不同,并没有光芒发出,但这并不能说明这把匕首不认可他,在他手里就弱。
  王珏觉得他发挥出了那把匕首的最大威能,一种无形的东西笼罩在了他身上,形成一股‘势’。在那股‘势’的作用下,他好似已经无敌般。
  不同于杀意与敌意,它如同动物会在自己领地的边缘留下气味般地做出警示。
  这种无形威压直接让战场降低到了极致,王珏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出。
  反观白衣女子,祂将自己的能力扩展到最大化。没有太多防备的王珏被挤飞,撞在墙上,咳出一口血来。
  “仅此而已吗?”
  神秘人丝毫未动,在狂风中抖动的风衣使他显得又有些孤高。
  头帽被掀开,王珏看清了他的发色,对方不算是特别注重个人修整。头发已有白发,有些长且凌乱,显得有些苍老。
  他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对抗白衣女子的能力,顶着气压,缓步前行。
  白衣女子大惊,连忙后退,向上漂浮。
  神秘人突然将风衣抛起,风衣不是穿在身上的,而是披在身上的。他拿着匕首做出冲击的预备动作,他的胡须也需要清理了,眼神没有过多的感情,给人一种跨越时间长河的沧桑感。
  他冲向第一个幽灵边上,如切菜般地割开了对方的躯体,至少在视觉上,确实是他隔开了。被隔开的祂,化作成一团白雾,如同一块彩泥,只有白色与祂曾经的发色,形成一个看似球体的雾团。
  但这个雾团没有任何威胁了,就连王珏都能感觉到对方的灵力正在流失,就像是看到濒死之人的脖子止不住地流血般,没有任何急救措施以及医疗条件,只能看着生命在不断流逝。在不到五秒钟的世界,那团白雾破开了,谁也不知道这些物体去了哪里,就此幻灭。
  他到了第二人的身边,对方进行了反击,但都无用。也就一个来回,神秘人朝着祂的脖子砍了一刀,但对方并没有马上死去,神秘人注意到了这种情况,在前冲之时,也没有忘记在祂的后背补上一刀。
  这些东西好像到处都是弱点一样,只要将这把匕首捅进对方的身体里,对方都会受到犹如致命伤的那种感觉。
  不一会儿,他已经消灭了三个了。
  如果是王珏的话,他相信自己确实也能除掉三个,但依靠的可就不只是那匕首了。而那个神秘人则完全依靠自己的体术而完成了这些,匕首的作用只是加快了这个写作对决,名叫屠杀的过程。
  在对决第四个的时候,有一个幽灵似乎想要偷袭。神秘人一下子加快了速度,正在与神秘人对决的那个是除了逃向天空的剩下的最强者。但就在那一瞬间,他迅速切开对方的能量链条,三下五除二地将对方灭杀。
  头也没回地将匕首朝后扔去,匕首从祂的白雾般的衣服穿了过去,但也给祂留下了不可逆的致命伤害。而那把匕首则在穿过祂的躯体之后,速度未减,直直地插在了王珏旁边的墙上。
  王珏看这番争斗也是一愣一愣的,发自心中的感叹说,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吗?王珏现在拼尽浑身解数,能达到对方现在的一半就已经相当不错了。但这也是目前对方展露出来的,谁也不知道他到底还有着怎样的底牌。
  最后一个趁乱过来,祂们就仿佛没有任何恐惧感一样。
  祂朝着神秘人直扑而来,或许认为对方失去了匕首,祂就能在他手上走上几个回合。
  但实则不然,神秘人发威,无人可挡。两脚踢在对方身上,祂那脆弱不堪的身躯直接爆开,这一下,就是给王珏,不死也得再起不能。
  神秘人借着双脚的力,滑行到墙壁上,就好似武侠小说中说的轻功一般。
  他伸手拔出匕首,双脚蹬在墙上,来了一个后空转身和腰子翻身。只见墙壁上出现了些许裂痕,神秘人在楼顶上快步跑了两步,一跃而起,追杀白衣女子。
  对方并没有离开太远,也可能是祂无法离开这片区域太远。
  在看到神秘人的身手之后,祂已经不觉得自己能逃走。转身对抗,祂将一种意念传到给神秘人,想要给他造成心理暗示,从而击溃对方。
  但是,很不幸。神秘人连身影都没有停顿,没有丝毫动摇。转瞬间,他已杀至白衣女子的身边。
  按理来说,因为地心引力的作用,他根本无法对白衣少女进行多次攻击。但他却如同对方一样,漂浮在天空中,只不过他并不像对方那般稳固罢了,一直在上下浮动着。
  看着白衣女子大惊失措的样子,他咧嘴一笑,“不是你告诉我可以飞的吗?”
  “.…..你。”
  经过一番争斗,二者的影子,因为王珏也只能看清二者印在地上的影子。他们的影子纠缠在了一起,王珏也能看清两人的斗殴了。
  神秘人凭空一抓,此时,他已经开始向下坠落了。只不过,他的下降速度比较慢,但还是能看出下降的速度正在逐渐变快。他抓着空气的手向下一拉,“给我下来!”
  他的这一句话,令人颤栗。王珏无法得知到底发生了什么,无论是普通的观察亦或者是灵视都无法观测到他们其中到底有着什么联系。
  女子的脸色彻底变了,一种极其强大的意念传了过来。虽然对方的主要目标为神秘人,但王珏的也受到了相当严重的影响。一种意念在脑子里翻腾起,久久不能消散,甚至有时王珏真的想要顺从这个意念,从而完成进行意念传过来的那些行为。
  他彻底调查出了那些死者的死因,她们都是‘自愿’地跳落下去的。在一种类似梦游的无意识状态下,自主地跳下去。
  神秘人的左手向后拉,明明没有任何事物。而白衣女子却好似被这只手控制着,犹如网中的鱼儿,任鱼儿再怎么挣扎,也无法摆脱网。
  “该下去的人是你!”白衣女子叫喊着。
  不过,迎接祂的却是匕首的亮光。伤口并没有血液流出,匕刃从胸部贯穿到背部,那种冲击力导致祂动弹不得。
  轻轻地痉挛了一下后就动也不动了,神秘人给祂的躯体又补上了数刀,拎起对方的脖子,往楼下摔去。
  他转身,没有看白衣女子摔下去的模样,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没有必要了。白衣女子在下落,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祂的躯体在消散,一片片白色的残片在祂身上掉落,直至虚无。
  神秘人看向王珏,拿着匕首走了过去。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伯劳德。”伯劳德顿了一下,“应该说是伯劳德·柯尔司曼。”
  这算什么?问好吗?王珏内心吐槽对方若是在问好,为什么不把匕首还过来,亦或是更加贴切一些。
  “你……你好,”看过对方身手之后,王珏也有些结巴地回应说,因为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哪一方阵营,或者是不是一个疯子。但他还是做了自我介绍,“我叫王珏。”
  “那我就直接切入主题了,你是从哪里找到的这把匕首,亦或者这把匕首是谁给你的?”伯劳德虽然是在询问,但身上早就有一股煞气弥漫。这场对话,完全变成了对弱小者的审问。
  王珏意识到对方可能对末原并不友好,或者说是在敌视末原这个阵营。“我家祖上祖传的!”
  “骗谁呢?小兔崽子。”
  伯劳德一只手拎起王珏,另一只手则是拿着匕首摆在王珏的眼前。
  “萧家独有的铭文,你居然会说是祖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