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浮世漂流记 > 第四十八章:援军

  霘钧和四个衣冠一样侍卫跟在覃耀阳身后,此时他看起来有些无精打采,昨夜覃耀阳折腾了他整整一宿,他根本没合过眼。与他相反的是,覃耀阳现在神采奕奕,两只眼睛冒着精光,整个人似乎比平时更清爽了。他俩从侧门走进议事大殿,只见身为副掌司的梦江楼三姊妹和云中六子已经分班排列在大殿下,除了他们,还有一些重要的主事之人也在殿内。
  覃耀阳来到摆在正中的宝座上坐下,他左右两边还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宝座,那是二掌司和三掌司的位子。大殿台阶底下的众人齐刷刷的倒身跪拜,口里高喊“参见大掌司”。
  “都起来吧,我不是说过了吗,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不用行这些虚礼。”覃耀阳嘴角虽勾勒着微笑,但却微皱着眉头,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轻浮,根本没有半分身为大掌司该有的威严气势。
  “谢大掌司”底下众人起身。
  “钱总管,事情你都跟他们说了吧?”覃耀阳直奔主题,似乎不想再多费口舌。
  “禀告大掌司,刚才属下已经将情况一一细说与在座的九位副掌司和各位主事大人了。”右侧一排最末位的一个白发老者站出列队恭敬的说道。
  “很好,那我就不多说了,待会儿就由我和梦江楼的三位姐姐前去支援二掌司和三掌司,都城就由云中六子镇守,其他人各司其职。”覃耀阳简明扼要的说道。
  “是”底下众人面面相觑,尽管他们都很清楚这位大掌司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可是每每听他以这么轻快随意的口吻安排要事时,还是忍不住心底冒出一种不真实感。若是其他二位掌司在场可就不是这样的了。
  “那没什么事其他人就都退下吧,三位姐姐请随我来。”说着他站起身,依然从侧门出去,带着梦江楼三姊妹回转后宫位于顶层的书房。
  走在路上,覃耀阳再没正眼瞧过他口里尊称为“姐姐”的梦江楼三姊妹,尽管她们三个看起来绝色倾城,穿着也很暴露,是能和赖春娘有一拼的美人。但覃耀阳明白,这些不过都是她们三人幻化出来的假象而已。
  他曾亲眼目睹过她们的真实样貌,对于他来说,那简直是一场噩梦。
  二十年前,十八岁的覃耀阳还是那个名满天下的天才少年,小小年纪便已经达到七级灵皇的修为。当时梦江楼三姊妹已经是八级灵皇的修为,虽已年过两个甲子,但却是美名在外的大美人,拥有举世无双的倾国之貌,世人无不倾慕她们的,覃耀阳和江楚河也身在其列。
  于是在当时也有六级灵皇修为的江楚河就和覃耀阳打赌,看谁能先抱得美人归。虽然这只是两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订立的荒唐赌约,但二人都是要强不服输的人,他们随即各自对梦江楼三姊妹展开猛烈地追求攻势。不过,他们在梦江楼三姊妹眼里不过是两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而已,无论二人如何表现,做出何事来讨她们欢心,最后都被她们拒绝了。
  覃耀阳个没羞没臊的,身上唯一有的就是那无穷无尽的邪火和不屈不挠的精神。八月十五那天他是在压制不住了,一整天满脑子想的都她们的音容相貌和完美胴体。于是深更半夜时,他悄悄地潜入了梦江楼。趴在窗户上,七级灵力巅峰修为的他想掩藏气息不让人发现是轻而易举的事,他将左手食指沾了沾口水,捅破了窗户纸往里看。只见在房间里烛光摇曳,地上正中间摆着一个硕大的木桶,满满一桶热水蒸冒着热气,水面上更是洒满了玫瑰花瓣;梦江楼三姊妹正在一架画着牡丹的屏风后面脱衣解带,烛光映照出了她们袅娜娉婷的身影。
  覃耀阳看得口干舌燥、浑身燥热,忍不住吞咽着口水,下身早已肿胀难耐。梦江楼三姊妹正嬉闹着,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房间里,过了一会儿,她们终于脱完了衣服,要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了。覃耀阳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他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视着,生怕会错过自己那梦寐已久的一刻。袅娜的身影缓缓地闪出屏风,一个、两个、三个……只见走出来的是三个身躯佝偻、浑身皮肤皱的像是揉搓的纸团一般的白发老妇人!
  覃耀阳表情瞬间僵住了,仿佛头顶一桶掺着碎冰块的水浇了下来,顿时一身欲火消散。他再三确认,不停的揉搓自己的眼睛,坐在水桶里的是三个老妪无疑!登时,他浑身打起一阵冷颤来,就像见了鬼一般,松开抓住窗沿的双手两脚一蹬,化作一道微光飞射出梦江楼。此后的半年时间,每每他升起欲火来,脑子里就会浮现出那三个老妪的身影,若不是在半年后他遇见了长得比女人还好看的霘钧,恐怕这辈子他都会活在当晚的阴影下。
  林肃洲和江楚河正在渔村外查看那三具躺在地上的尸体,它们除了眉心处有一个细若针孔的孔洞外外,全身上下再没有别的伤口,只是皮肤底下透着一股碧玉色,在阳光更显得晶莹剔透。江仕杰和其他四杰正在已变成废墟的渔村里询问村民详情,只是村民们才刚刚被他们唤醒,一看见身边死去的亲人惨状,便都大哭起来,根本不理会他们的问话。四杰感到很奇怪,村里死了的人,那惨状令人不敢直视;而活着的人虽全身衣物破烂不堪,但一个个的身上都没有一丝伤痕。四人见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便朝村外两位掌司走去。
  “别碰!那是碧玉灵蛇毒!”林肃洲急声制止了想要翻看尸体的江楚河。
  “是天下四绝之一的碧玉灵蛇毒?”江楚河缩回了手,转头看向林肃洲。
  “不错,正是四绝之一的碧玉灵蛇毒。只要有人稍稍碰到一点,毒液一时三刻就会渗入体内吞噬血液增生,之后漫布全身经脉,令人神经麻木、血液凝滞而死。”他继续说道:“但碧玉灵蛇灵性极高,对生存的环境要求也极高,目前只有人迹罕至的瀚海山脉才存有少许,是断乎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而且从这三具尸体眉心处的伤口看,也不是碧玉灵蛇的咬痕。这么看来,就是有人能使用这蛇毒了。”
  此时四杰已经站在他们身边,江楚河站起身,对他们说道:“通知其他人,发现嫌犯踪迹只许暗中跟随,不得擅自拦截。”
  “是”四杰恭敬的答道。
  正在这时,林肃洲和江楚河几乎同时抬头向东南方向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