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良人之天下莫敌 > 第七十一章 各怀鬼胎

  “上官云阙……这么说,真是不良人在散播李星云的身份?”女帝此时已经是有几分相信了。
  “不错。”李嗣源不可否置地点了点头,旋即又道:“不过,不管那不良人如何行事,目前咱们两家都必须找到李星云!”
  李星云奇货可居,万万不能落入他人之手,这时李嗣源目前的想法。
  凉亭内,女帝不知不觉间已经喝光了茶盏中的茶,她将空茶盏搁在桌子上,也不添茶,看了一眼满怀心思的李嗣源,开口问道:“可是,我们找到李星云后,又能怎么办呢?”
  李嗣源闻言,则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女帝一眼,知道她是想把这石头抛给自己。
  但他李嗣源老谋深算,又岂会轻易透露心机?
  只见他一脸正直地拱了拱手,道:“为人臣者,自当事主尽忠。我通文馆身为唐臣,自然是扶保他登基称帝,兴复大唐江山!”
  “哦?”女帝面带笑意,显然是不相信他的言论。
  李嗣源要真是个忠臣,这太阳可就打西边出来了。
  李嗣源看到女帝疑惑的表情,脸不红心不跳,直说道:“怎么……莫非岐王还有什么别的想法?”
  女帝听到这诛心的言论,心中一惊。李嗣源这一招杀人于无形,自己可不能承认,否则便会授人把柄。
  她连忙拱手,一脸严肃地道:“本王自从军以来,蒙先帝厚恩,御赐李姓,节制陇西,加封岐王,这才能割据一方,享尽人间繁华富贵!”
  女帝顿了顿,又道:“这李星云既然是大唐的皇子,而本王又是大唐的臣子,自当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如今连晋王都能再起义兵,匡扶帝室,高举义旗,讨伐朱温逆贼,本王又怎么会甘于人后呢!”
  李嗣源正要往他的茶盏内倒茶,听了女帝这一番话,便停止手上动作,面色正经地看了女帝一眼,疑惑地道:“岐王,此言当真?”
  女帝好歹做过不少时间的诸侯王,逢场作戏的能耐还是有的,只见她一脸严肃道:“如有半句假话,本王愿遭天谴!”
  女帝说完这句话后,两人陷入了一片沉静。
  虽然两人表面上说的冠冕堂皇,但他们其实都知道对面所说的不是真心话。
  虽然不是真话,可是他们却不能拆穿。
  忽然,李嗣源突然笑道:“看来岐王果真是肱股之臣,社稷之臣啊!”
  “岂敢岂敢!”女帝也是一脸笑意,推辞道:“圣主才是为国分忧的贤才能臣。”
  “岐王过誉了。”李嗣源眼神一眯,道:“那么通文馆与幻音坊通力合作的事情,咱们就这么约定了?”
  “这个自然。”
  女帝见目的已经达成,便拱手抱拳,道:“本王此次前来,多有叨扰,告辞!”
  李嗣源还礼道:“岐王慢走,恕不远送。”
  ……
  李嗣源看着女帝与面具人两人离开的身影,顿时一改之前的盈盈笑意,眼神一冷,对着亭子外的通文馆门徒道:“来人!”
  “属下在!”身后的通文馆门徒躬身拱手抱拳执礼。
  李嗣源脸色一凝,道:“叫李存忠马上过来见我。”
  “遵命!”通文馆门徒抱拳离去。
  不久后,一个瘦弱且猥琐的身影走了上来。
  李存忠一见到李嗣源,便下跪抱拳,恭敬地道:“属下参见圣主!”
  “自家兄弟,免礼吧!”看着李存忠,李嗣源和颜悦色地问道:“九弟,你看这岐王李茂贞,为人如何?”
  李存忠听到这里,冷哼一声,语气中带着不屑,道:“这家伙怎么说也是一方诸侯了,可属下看他那一副阴柔的相貌,活像个娘们儿,根本没有一点男儿风范。”
  李嗣源瞥了一眼李存忠,意味深长地笑了一声,随后眼神一凝,缓缓道来。
  “九弟……这岐王就是女帝,而女帝就是岐王!”
  李存忠闻言大吃一惊,道:“什么?圣主是说……他……她原本就是个女人?”
  李存忠的观察能力显然还是略逊一筹,根本没有看出女帝与岐王的关系。
  不过他听了李嗣源的话语之后,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岐王李茂贞总是透着一股子阴柔气息。
  李嗣源眼神一凛,突然笑道:“不错……就是女人,而且还是个非常厉害的女人!”
  听到李嗣源笑声,李存忠便也跟着笑起来。
  “原来如此……怪不得她会撺掇一帮女人弄出个幻音坊呢!”
  李嗣源这时突然想到了那个让他留意许多的面具人。
  “对了,九弟,你对于岐王身边那个戴面具的人怎么看?”
  “那人能够与老十过上几招,武功应该不弱,但他应该不是十弟的对手,除此之外,属下看不出什么门道。”
  李嗣源一眯眼,道:“他刚开始对付十弟时,想要用的武功路数甚是熟悉,有点像我们通文馆的至圣乾坤功。只不过后来换成了其他武功而已。”
  李存忠再一次大吃一惊,他用着不可思议的语气道:“至圣乾坤功?这……怎么可能?这至圣乾坤功会的人寥寥无几,难不成……”
  李嗣源这时语气一冷,道:“不管此人是什么人,给我去查!”
  “遵命!”李存忠抱拳。
  “还有,传我的命令下去。”
  李存忠低头抱拳道:“圣主大哥请吩咐!”
  “派出足够人手,暗中查访李星云的下落。”
  李存忠一听,立刻说道:“属下遵命,属下一定竭尽全力,把那李星云抓回来交给圣主发落!”
  但李嗣源却又是眯起了眼睛,轻轻的摇头道:“说过多少遍了,人家是龙种,金贵着呢!咱们不能动武,一定要说‘请’,要把他高高兴兴的请到太原来见我。”
  “请?属下明白了!”李存忠立刻抱拳。
  “对了,九弟,还有一件事,你马上带着十弟出发,去接应一下凡儿。”
  李嗣源随后做出一副慈父的样子,叹气道:“唉,我这个义子许久未归,我这做义父的,实在是放心不下呀。”
  李存忠闻言也是叹气道:“是!我这个做叔叔的,也很是挂念子凡侄儿呢!”
  ……